英国带领欧洲掀起“脱欧”风_全球导读_云掌财经

然而,除非威尔德斯可以组成一个联合政府,否则的话,他获胜的希望可能会落空。但关键是威尔德斯想要凭借他所获得支持来组成一个联合政府的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他所在的极右派自由党(PVV)总是发表激进的观点,这似乎就使他自己断送了组建联合政府的可能性。

法国

那时,英国时任首相卡梅伦还想与其它欧盟成员国进行谈判为英国争取更多的回旋余地并将最终的去留选择留给公投做决定。而如今,勒庞没有留余地的想法,因此,倘若法国脱欧,那将比英国脱欧产生更强烈的反响。

但勒庞5月份胜出的机会却仍是有限的,最新的民调显示,在第二轮以及最后一轮的投票中,她要么会被前经济部长、独立候选人马克宏(Emmanuel Macron)打败,或者,也有输给右派总统候选人菲永(FrancoisFillon)的可能性。

欧洲正在迎来“左右互搏”的大选年。法国、荷兰将如期拉开大选帷幕,希腊也有举行大选的可能。这可能也会增加这几个国家脱欧的风险,使得本就饱经沧桑的欧盟或将极不情愿的与他们展开脱欧谈判。

2016年是黑天鹅频飞的一年,大嘴特朗普竟成功成为了现任美国总统,英国闹“脱欧”并且最终的投票结局都在人们的意料之外。因此,勒庞还是有一丝获胜的希望的,说不定今年也会飞出一只勒庞问鼎法国总统宝座的黑天鹅呢?

希腊

希腊的救助计划目前陷入僵局,并面临来自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益施加的压力,使得希腊体内渴望脱欧的因子又活跃了起来。希腊当前正处于价值860亿欧元的第三次救助计划当中。希腊实施的经济紧缩措施引起了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共同关注。

欧盟和IMF在希腊救助问题上不可调和的分歧,也让新一场危机有机可乘,并处于正在酝酿的状态下。或许,与此前一样,此事的结局终将会以双方和解而告终,但鉴于截然不同的立场,事态仍可能发展到一个危急关头,因此可能会再度爆发一场新的危机,来“置于死地而后生”。不过,鉴于有英国首相卡梅伦发起脱欧公投“玩脱了”的经历,因此,希腊当局在援助协议上走钢丝,也难以排除一旦失足便自动摔出欧元区的风险。

英国脱欧在2016年时闹得沸沸扬扬,在英国任性脱欧后,欧洲忽然就猛地刮起了一股“脱欧”风,荷兰、法国、希腊这三个国家中都有出现了希望“脱欧”的一方。

只有自由党有明显的脱欧意愿。其他疑欧派则更谨慎,只建议就欧盟成员国身份问题进行咨询性民意表决,而非绝对二选一的“留下”或“退出”。据外媒报道称,全球市场调查机构TNS Nipo针对荷兰脱欧这一假设性结果开展的调查表明,脱欧决定只会在自由党选民中获得多数支持,在其他党派中将会有响应者寥寥的尴尬场面。

身于农历戊申年(1968年)的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也承诺一旦5月份有幸当选法国总统的话,将重新就欧盟成员国身份与欧盟进行谈判。

荷兰

尽管信用评级机构穆迪预计希腊政府能满足欧盟和IMF的要求,但希腊举行大选的可能性依然很大。面对欧盟提出的要希腊进行进一步财政紧缩的要求,希腊可能会采取充耳不闻的态度。这将导致该国失去财政外援,再度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威尔德斯曾扬言,一旦他在3月15日中的选举中获胜,他就将举行脱欧公投。最新民调显示,他确实会获得最多的选票。威尔德斯这一反伊斯兰教,反移民的政治家在荷兰2017年的大选民调中也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

荷兰政治史表明,如此大规模的全民公投是不太可能发生的,该国高度复杂的法律体系也意味着很难举行能获得选民支持的具有约束力的公投。德意志银行的最新研究得出结论,即便举行了具有约束力的公投,荷兰大多数人也并不愿脱欧。

(原标题:欧洲刮起猛烈“脱欧”风,窥“魔镜”判各国脱欧可能性)

谈及法国政局,预计一旦勒庞逆袭问鼎,并最终发起脱欧公投,欧洲货币联盟将注定会解体,不过,一些分析师认为勒庞最多只有五分之一的机会来赢得本次法国总统的大选。

荷兰脱欧的概率在近期与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在荷兰大选中获胜的机会成正比。此人是欧元怀疑论者,是民粹主义的领袖,是自由党领袖也是荷兰右翼民粹主义者。